当前位置:
首页
> 宜黄资讯 > 专题专辑 > 好人榜

宜黄一群“战友叔叔”凡人善举感动人心

发布日期: 2020- 12- 28 09: 09 浏览次数:

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了27年,但提起方祖强时,阮淑兰还是眼眶湿润:“怎么忘得掉?过了多少年也还是清清楚楚记得!”

27年前,丈夫方祖强在部队因公牺牲,阮淑兰带着幼子从此走上一条艰难的人生道路。一路备尝艰辛,可她也说,常怀感恩。感恩的是亡夫的一群战友,数十年如一日对她和儿子给予关心帮助,给她提神打气,让她始终有勇气直面人生困境。

母爱,让她变得伟大12月21日,冬至,在宜黄县城的家中,记者见到了阮淑兰,听她讲述一段27年坚守的凡人善举。 “1993年8月31日,部队派了一辆车来阮家村,说方祖强住院了,要我过去看看。谁知道到了部队的驻地鹰潭,我才发现丈夫没了。”阮淑兰轻拭眼角。方祖强与阮淑兰都是宜黄县桃陂镇人,同为浙江移民。方祖强住在荣前村,阮淑兰住在阮家村,两村相邻,两人青梅竹马,1988年成婚,感情笃深。方祖强1981年入伍。事发时已经在部队服役12年,是位优秀的士官。1993年8月29日,时任汽车班班长的方祖强接到命令去为群众运粮。在部队门前路段有一处急弯,边上是一座水库,方祖强运粮回来途经该处时,发现有一个小孩在路中间玩耍,这时汽车却突然刹车失灵,紧急关头,方祖强一把推下副驾驶位置上的战友,自己则驾车一头栽进了水库……方祖强将生机留给了战友和孩子!当年,他年仅30岁,儿子还不满5岁。听到这一噩耗,阮淑兰当即晕倒在地。之后,她醒一会哭一会晕一会,就这样迷迷糊糊过了一个多月。变故如此猝不及防却不得不面对。从此,阮淑兰一个人拉扯儿子,艰难是她生活的常态。她说,我是农村出来的,不知道什么叫坚强,反正这么多年就这样走过来了。丈夫刚去世的那段时间,她有如游魂,但是看到孩子,为母则刚。不管多难,她总是打起精神面对。方祖强去世后,宜黄县政府按照有关规定,为阮淑兰解决了农转非问题,将其安排在桃陂镇供销社工作。但因供销社面临倒闭,事实上阮淑兰没在供销社上过一天班、拿过一分钱工资。为了孩子读书和生计,1994年,阮淑兰带着孩子来到县城务工,借住在亲戚家,在县民政局招待所打工,包伙食、每月工资70元。招待所老板也是浙江移民,知道了阮淑兰的情况,特意让她带着孩子一起过来吃饭。加上民政部门每月发放的40元,每月110元收入,就是阮淑兰母子能够支应的钱财。做服务员、钟点工、办幼儿园、下班后兼职、晚上织毛衣钩鞋子……阮淑兰干过很多工作,吃过很多苦,也遇到过很多很多好人。

人走了,茶还是那碗滚烫的茶

面对生活的摔打,阮淑兰穷尽一个农村妇女的志气和力气,让被打乱的生活尽量体面有序。她的勇气除了来源于本身的自强坚韧,还来源于周围的善良。这些年,我遇到过很多很多的好人,真的很感恩他们!”尤其是丈夫的战友,几十年如一日对她丈夫不变的兄弟情、对儿子的关心爱护、对她的帮助让阮淑兰感动不已。

“都是日常生活中的帮助关心,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是他们坚持了二十多年!”当战友们都说自己做的是小事时,阮淑兰不认同。她说,他们对我们母子的帮助,做的是‘大事’还是‘小事’,只有我最有发言权!这么多年,如果不是这么多战友在后面关怀,我一个人带个孩子在城里,亲戚都在乡下,怎么撑得下来?”战友们既在生活中给了母子俩实打实的帮助,也给了她精气神,让她感觉有支撑、有底气,也从不怕孤儿寡母受欺负。

“我们是同一车去的鹰潭,四年战友,一辈子的兄弟!”见到韦浩时,他身上当过兵的印记非常明显,整个人爽朗整洁。1981年10月,韦浩、黄清泉、欧阳建平、应治国、林建国、罗时春、许福兴和方祖强等17个人一起应征入伍,分在一个部队,17个人中有几个后来分去了南昌,剩下十来个人或早或晚都退伍回到了宜黄,大部分分配在乡镇。他们工资也不高,可不管自己境遇如何,多年来这些战友一直帮扶着阮淑兰母子。

知道阮淑兰在供销社拿不到工资,韦浩他们拢在一起帮着想办法,打听政策,寻求帮助。经过他们的四处奔走,1997年1月7日,阮淑兰被安排进了县自来水公司工作,虽然最初月工资只有119元,但总算有了一份稳定的收入。

“都说人走茶凉,可是在他们身上我感受到的是人走了,茶还没凉!”阮淑兰说道。

守望相助,人间才值得

每次战友聚会时,韦浩他们都会把阮淑兰和孩子叫上,后来孩子上了大学、去广州工作了,韦浩他们仍然每次都叫上阮淑兰。“在我心里,嫂子就是方祖强,她在,我们就觉得他还没有离开。”韦浩说,“战友走了,他的孩子就是我们的孩子。”每年过年,战友们都相邀着去阮淑兰家拜年,给孩子发红包,让孩子开开心心过大年。

“我的孩子虽然是单亲家庭长大,可是你看他很阳光!”阮淑兰自豪地翻动着手机中儿子的结婚照,一张张划给记者看。正是有了自强坚韧的母亲,和一群爱心“战友叔叔”的细心关爱,孩子从小就积极面对生活的磨难,健康成长。

1999年,小孩上四年级,有一次阮淑兰好不容易给孩子买了双鞋,难得的礼物让孩子非常开心,中午把它放在门外过道上的时候,还特意摆放得整整齐齐,珍而重之。然而下午开门一看,傻眼了——鞋子不见了,懂事的孩子忍不住伤心地哭了起来。几天之后,刚好战友聚会说到这个事情,韦浩转身出门花20块钱给孩子买了一双鞋。那时候,他在乡镇每月工资也才一百多元。

孩子考上大学,正当阮淑兰为学费发愁时,韦浩他们凑了1000元送过来。孩子要开学了,韦浩借车送孩子去上学,放假时另一个战友林建国又借车把孩子接回家……

孩子品学兼优,毕业时上海和广州的公司都争着要他,去哪里?阮淑兰怕自己见识不够,没了主意,就打电话给韦浩他们,让战友们帮着拿主意。孩子的大事上,“战友叔叔”们总是尽心尽力。前两年孩子结婚了,他们说,孩子成家立业了,总算了了一桩心事。

采访中,韦浩不住地对记者说,我嫂子不容易,一个人把儿子培养成材,送走了大哥家的老人,尽了做儿媳的孝道,不容易!真不容易!

▲阮淑兰(女)与方祖强的战友们一起用手机翻看儿子照片

记者手记:这是一个关于善良的故事,演绎的是宜黄山城人简简单单的善良美好。善良是内心的自持,是无论什么时候什么境遇,都能对他人饱含的一种关怀。可敬的方祖强左右之间,选择把生机留给别人。可贵的母亲阮淑兰爬坡过坎,积极面对生活洪流,常怀感恩。可亲的战友们,几十年点滴关爱逝去战友的至亲,廿七年守望中,没有跌宕起伏,有的只是在不可逆转的人生际遇中,从不停息对他人的善意。

来源: 宜黄之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