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宜黄资讯 > 乡镇发展

风景宜黄•凭吊大雄关

发布日期:2019-06-11 16:34   浏览次数:

云朵愈来愈近,霄汉触手可及,皮卡车似乎一直喘着粗气负重爬坡,坡道好像没有尽头。漫漫山野吞噬着我,芭茅粗野地扫射着玻璃,随时要破窗而入。道路狭仄,如一条绝壁上的腰带。谷壑就在脚下,风从车顶吹到了谷底。云雾和阳光忽然单薄起来,任凭大山粗犷而霸气地饮尽苍莽。

此时,皮卡车成为披荆斩棘的先锋,又是那碧海里的避水神兽。整个神岗大地沉浸于禅一般的境界中,神秘,寂静,幽远,有点秋意渐凉。闻名遐迩的大雄关迟迟不露庐山真面目,令我一时难以释怀。在弯道偶遇一群携带长把柴刀的男女,他们投来一脸的疑惑。我却一阵小激动,毕竟,许久不见人影。

冲上一个坡,皮卡车终于停止喘息。左侧,一座规模不大的寺庙披着阳光制作的薄纱,宁静地聆听松风轻吟。石门,土墙,冷寂的“金银库”,几间朴实的殿宇,构成了大雄关旧址上的景致。一个瘦小的男人嘴里念念有词,像是打招呼,又像是在诉求什么。陪同的乡干部许主任看了我一眼,压低嗓音说,是负责守庙的,头脑有点糊涂。我的心一颤,面前的景象变得模糊不清,犹如一段荒芜的历史。

大雄关战役,或许已深深融入这片山林泥土,叫我如何从头拾起?

寺庙居于坡顶,距离下湾村约四公里,乃通往南丰、南城必经之地,背倚葱茏树木、郁绿竹林。俯瞰,谷地幽深,一条古驿道隐没于野草丛中。许主任指着低处道,那就是大雄关关门。疯长的蓬蒿间,一座石头门楼的身影海市蜃楼般浮于山的碧浪上。许主任已有一些时日没有来过这荒僻野地,他在灌木和野草里寻觅半晌,依然找不到原来的小道,便向守庙人央来一把镰刀,麻利地好一番杀伐,终于恢复了路形。我尾随其后,看见山菊寂寞地厮守野径,茅草长发凌乱,显然多日无心打理。关口仿佛水面浮出的远古废墟,渐渐逼近我的眼睛,逼近我的心尖。我似乎听到了一种又一种声音,方言交杂,有赣语,有湘音,有闽南闽北话,有江浙两广话,它们以草木石头为掩体,化为子弹的啸声,向山谷射击。我的目光抓不住那么多青春勃发的身影,一千多名红军战士,长眠于这片土地,每一棵草,每一棵树,都有他们的语言、气息、呼吸。我执意走上被草蔓覆盖的关墙,抚摸着粗糙的砖石,似乎看见1933年11月的大雄关在硝烟里凝固为一页悲壮的历史。我,怕是翻不动了。

阳光渴望穿透关楼,灌木和野草纠缠关楼,时光也一直没有停止对关楼的征服。风过石墙,将杉树的心语嵌入其间。我在关楼的头顶徘徊着,山在我的头顶巍峨着,云在山的头顶漂泊着。岁月像漫山遍野的绿一般向谷壑、向山麓奔腾。恍然间,直觉得,那些敌人化为关楼下的草与荆棘,迄今对大雄关保持匍匐的姿势。长风如酒,让我热血沸腾,金戈铁马犹在,英雄从来没有离去。

关门,而今毫无顾忌地敞开,把远方的风景镶嵌在拱形的画框里。许主任站在关口,脸色凝重,拿着手机一阵狂拍。我忽然一怔,真巧,今天是2017年9月17日,八十四年前的这个日子,国民党反动派不甘心第四次“围剿”的失败,以五个师向云盖山、神岗气势汹汹扑来。19日晨,第9师欲由大雄关进占党口,在这儿遭遇到红2师的顽强阻击。国民党军在飞机的掩护下蝗虫般往关口涌来,战争空前惨烈。红2师政委胡阿林、四团团长肖桃明和一千多位红军战士壮烈牺牲。连天烽火已远,秋风起,长空寂静,唯有虫鸣不绝,仿佛呼唤声声,将英雄长相忆。

我曾经阅读到关于胡阿林的资料,这位著名的红军指挥员来自浙江东阳,原名胡侠民,将星陨落后,《红星报》发表《哀悼胡阿林同志》的文章,第二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上,代表们为之致哀。由于改名等缘故,胡阿林的身份多年后才被查清,1993年,烈士的遗骸终于回到故乡。肃立于没过膝盖的野草中,我凝视着关楼上“大雄关”三个字,心情沉重。更多的无名英雄,只能留在宜黄的山间,拥有一个共同的名字:红军。他们在泥土里找到了归宿。

许主任缓缓回忆着十多年前原济南军区司令员曾思玉将军不顾九旬之身前来大雄关祭奠战友的情景,由于山道崎岖泥泞,老人最终止步于距离大雄关一里开外,他深情地讲诉那场战斗的细节片段,作为那场恶战的幸存者,他实在太想念那些生死兄弟,老人喃喃自语:“只要我身体可以,我还要来这里走走……”将军最终未能实现这一愿望,抱憾西去。说罢,许主任埋头挥刀去清理关口前的茅草。

雄关已经失去昔日的雄风。石墙绵亘于两峰之间,被纵横肆虐的草木随意更改容颜。我忍不住又去抚摸关门,感觉隐藏在砖石间的体温和秘密。风荡荡,而山依旧有棱。

大雄关一战,虽然毙敌两千余人,但红2师最后还是选择了撤退。国民党第五次“围剿”初步得逞,撕开了中央苏区的一个口子。或许这种隐痛和心结,使大雄关多少有些尴尬,渐渐退出世人的视线和记忆,湮没于荒草间。我甚至没有寻找到一块纪念性的石碑。一种雾一般的感觉,弥漫了我的眼睛。

我还是要郑重地鞠一个躬。我还是要虔诚地献上一束山菊花。我还是要贴近大地,聆听英雄不屈的心跳。

也许算不上凭吊。金黄的稻田与绿野和谐相处,隐藏了这山河数不清的秘密。蓝天和白云相互关爱,宠幸着它们共同的人间。大雄关仿佛一曲沉郁的老歌,守着一隅,与我就此别过,从此各自在梦里。

来源:彭文斌 宜黄发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