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宜黄资讯 > 乡镇发展

风景宜黄•中华山风景记

发布日期:2019-05-14 08:48   浏览次数:

从宜黄县圳口乡行不多远,进入郊源村地界,逶迤的中华山很快将汽车包裹进一个碧绿的海洋里。隔着车窗,我看见竹木游弋过来,像鱼,迅即摇曳向幽深处。云朵飘逸,仿佛仙子溜出天庭来赶庙会,雪白的水袖挥洒一路。山间太静,连谷壑里的阳光都羞于随意走动。一座峰从高处悄悄露出脸来,更多的峰忽然矮了下去,在深渊里争着戴云朵编织的桂冠。

盘山公路忽然一个优美转身,让一丛建筑从容撤去面纱,呈现于前。圳口乡干部胡开志告诉我,这就是中华山古寺。我一时以为置身某个古村,白壁、灰瓦、石墙脚被阳光宠爱,泥巴路边,蔬菜长势喜人。幽静是这儿的主题。只有蝉在练嗓子,偶尔,蝴蝶和蜻蜓伴舞,很散漫的样子。寺门并不壮观,铺着几级石台阶,摆列着两座石狮雕像,一对红灯笼悬挂于那块题写着“中华名山”的牌匾前,像极古民居的简易门楼。不经意间,以红色为基调的大雄宝殿赫然在目,红尘至此止步。

一泓碧水映入眼帘,有龟浮游,蠕动,怡然自得,微微地把阳光抖落池中。这是寺中古泉“春秋泉”中的一口。伽蓝殿、地藏殿分列两侧,木结构建筑,有些苗寨的韵味。木梯边,墙头挂着一顶头笠,隐约有雨滴的痕迹。正当我逗留于藏经阁下欣赏一篇关于山寺的碑记时,符良忠老先生满脸含笑迎上前来。在修复古寺的过程中,他四处奔走,筹措款项,制定工程方案,贡献巨大。老人种过地,教过书,乡里也呆过,经历丰富,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他引我去看那个蓄水的大石缸,说,这是原物,很多年了。石缸沉默,仿佛大智若愚的历史老人。随着符老的娓娓叙说,我穿越到了洪荒之时,看见唐真人跟祸害人间的蛟龙展开生死搏斗,蛟龙败走,被王仙真君用翻天印镇压,蛟龙化为中华山。

言谈间,大家不知不觉走到廊道的碑刻前。这时,古寺的负责人悟脱师傅过来打招呼。她很自豪地指着那块中华山圣田碑说,这块古碑是原物。我近前辨认,竟是清代乾隆年间所遗,不由庆幸。郊源村民兵营长胡建平回忆起那棵一夜之间毁于泥石流的“顶天柱”古柏树,扼腕叹息不已。中华山并不缺风景,只是待字闺中无人识得罢了。

 

符良忠引我去看大雄宝殿之后的古泉,这是春秋泉的另一口。石井圈缀满青苔,蓝汪汪的天如同水晶藏身清澈的水中,殿阁微缩其间,幽幽暗暗。一人多高的石壁上,耸立着观音阁。可以仰望见山头的修竹抱团群居,浩浩荡荡,蔚为大观。感觉山色与天色浓得随时要滴落下来。大雄宝殿的周围多有旧物,柱础、石柱、石碑随处可见,它们为昨天的中华山守着故事。

据符良忠老人介绍,中华山最初是道教名山,自唐代便建有道观,后逐渐演变为佛家圣地,盛极时则释、儒、道三教合一。我打听应玄洞、金银库等风景点的所在,老人面有难色道,全在山顶,挺难爬,天气太热了。我则表示,须亲历,才有发言权,一定得登顶。胡开志、胡建平这对堂兄弟积极响应,愿意同往。

寺庙一侧,便是古驿道,麻石蜿蜒深入林海,仿佛一条凝固的河流。日头渐渐逼近中天,驿道变得如同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胡家兄弟从小跟山打交道,身手敏捷,如履平地,我则气喘如牛。林木愈来愈深,阳光愈来愈薄。古驿道曲曲折折,动辄盘绕,据说有“二十四旋”。竹,杉,蝉,鸟,野蜂,是我们此时的同伴,偶然间,有土地庙蹲守一侧,像虔诚的布道者。彻底相忘于江湖,寂静无声,风吹送来昆虫演奏小曲的声音和悠悠梵音。高处,乍然兀立一座石寨模样的建筑,巍然于苍穹之下,那些植物蔓延,任性而蓬勃。一只蓝蝴蝶穿着有花斑点的裙子逗留于野花间。当我蹲下身去欣赏时,发现一只大个子蚂蚁正攀登一块厚厚的麻石,这予它,无异于一座悬崖。更高的驿道上,一只螳螂按兵不动,似乎在等待午餐。我仰望到纯澈的天空,云朵太白,天幕太蓝,令飞鸟发出阵阵惊叫。

 

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守着古驿道,我寻觅着时光走过的痕迹。山的心跳被风读懂,花的冷艳被蜂蝶攻陷,石的孤独被我遇见。中华山恣意铺展风景画卷,似乎希冀我悉数收进行囊。

胡家兄弟默默在山巅处等待我,他们头戴白花花的阳光,身后,是一座石木结构的道观,规模不大,却有梦境般的感觉。我的目光首先落在了门口那个石制香炉上,其内侧一面刻着一对联,道是:“三真灵应传千古,一派恩波佑万民。”外侧,背光,阴影面积正在香炉上扩张,那个铜钱状的镂空图案分外醒目,其上方,阴刻着“金银库”三字。我能想像参拜者满怀憧憬,谨慎地将盖有铜钱图案的纸张抛入炉中焚烧的情景。纸如白鹤舞,灰落寓意深。朴素的祝福和愿望,构成中华山的魅力。

道观里的布局简单,一口古钟、一面旧鼓在前,一道拱形祭台在后,这石拱当是应玄关,所供奉的人物自然便是应玄大仙。符良忠告诉过我,曾经有一将军杀人如麻,后幡然醒悟,迷途知返,匡济苍生,应玄关表现的正是其得道的情景。我无法破译民间的智慧密码,无法找到打开民间朴素哲学宫殿的钥匙。我只是愿意花费一丝光阴阅读其间的金句。

沿着屋后的斜坡小径,我们三人攀爬到了道观的顶端,它竟然是面朝山谷、背倚山坡而建。苍山如海,云朵从高处飘落,挂于修竹枝叶间。黑瓦触手可及,护墙灼热,可以烫熟鸡蛋。我忽然想起许真君一家白日拔宅飞天成仙的道家传说。站在中华山上,的确飘飘欲仙。

胡开志轻轻地掩好道观的门,弯腰去捡拾游客遗弃的矿泉水瓶和塑料袋,其影子在长条麻石上起伏。天好像就蹲守在灰瓦上。野草散落于古道,翠竹摇曳于高处。我喜欢这种走在“二十四旋”驿道上的感觉,宁静使生命况味慢慢渗透心灵。

悟脱师傅等候在古寺的院子里。她引我参观了大雄宝殿里的佛像基座,说是古物。站在春秋泉边,她谈起这些年倾力完善寺庙设施的经历,酸甜苦辣样样俱全。我登上台阶去看观音阁。鹅颈顶下,廊道干净安静,倚着护栏俯瞰寺内小景,山风袭来,阵阵凉爽。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等闲下来,一定躲到这里读几天书。悟脱师傅笑脸灿烂,连声称好。她打开寺院后门,我们能仰视到山上树木葱茏,绿波涛汹涌。悟脱介绍说,这山峰酷似狮子,庙宇处于喉与颈之间。

正午的阳光浓烈奔放。一只黑蝴蝶追出寺门,似乎不舍。悟脱兴致勃勃地讲述其心中的规划,她希望乡、村两级给予支持,把门前的马路改道,并支持她恢复“狮子戏球”的景观。

古寺生活于绿色瀚海的宠爱之中,无疑是惬意的,何况还有一位真心呵护它的主事。天空瓦蓝,没有一丝杂质,云朵仿佛新娘子的婚纱,拖曳出一片雪的诗意。悟脱师傅指着寺庙前的一个土包道,那就是狮子玩的“球”。可惜的是,小山包被好事者整平,改造成了菜地。悟脱师傅对此“耿耿于怀”,决心要恢复球形,还中华山本来面目。

大家静静地看着林木簇拥的寺庙,感受山间日子的纯粹、透明。玉米、丝瓜、苜蓿生机勃勃,与蝴蝶、豆娘厮混一起,乐不思蜀。我想,我会记得与悟脱师傅的约定,背一书囊,借得中华山几缕清风明月,品读诗文里的意境和山中的风景。二者,相映成趣。

来源:彭文斌 宜黄发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